• 第 5 部分阅读(1/8)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深山里的无主草场去了。陈阵望着草原上层又层的铁丝网感慨道:在这盛产蒙古最出名的乌珠穆沁战马的草场,过去谁敢修建铁丝网啊?到了晚上,那还不成了绊马索,把马勒伤勒死?可如今,那曾经震撼世界的蒙古马,终于被人赶出了蒙古草原。听说牧民大多骑着摩托放羊了,电视上还把这件事当作牧民生活富裕的标志来宣传,实际上是草原已经拿不出那么多的草来养马了。狼没了以后就是马,马没了以后就是牛羊了。马背上的民族已经变成摩托上的民族,以后没准会变成生态难民族咱们总算见到了农耕文明对游牧文明的“伟大胜利”。现在政治上已经发展到“国两制”,可是汉民族在意识深处仍然死抱着“多区制”,不管农区牧区,林区渔区,城区乡区,统统锅烩,炮制成个“大统”口味。“伟大胜利”之后就是巨大的财政补贴,可是即便贴上100年,草原的损失也补不回来了。

          两人沿着土路向原来的连部所在地开去,他俩急于想见到牧民,见到人。但是,翻绕过那道熟悉的山梁,原连部所在地竟是片衰黄的沙草地,老鼠乱窜,鼠道如蛇,老鼠掏出的干沙摊又摊。原先的几排砖房土房已经间不剩。陈阵驾着车在曾经喧闹的连部转了圈,竟连条墙基也没有压到,却几次陷到压塌的鼠窝里。两人才离开这里20年,所有残基却已被年叠层的黄沙掩盖得如此干净。

          陈阵叹道:草原无狼鼠称王。深挖洞,广积粮,谁说老鼠不称霸?中国人虽然也说“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可是潜意识里却尊崇鼠性,十二生肖鼠为首鼠与子民,与小农意识在目光生育垦殖和顽固方面何其相似。

          杨克又替换了陈阵,他疯似地把车开到最近的个小山包。登高远望才总算在北面找到了些牛群和几座冒着炊烟的房子,但还是没有发现个蒙古包。杨克立即驾车向最近的炊烟疾驰而去。刚走出十几里,忽然远处土路上卷起长长溜黄尘,陈阵多么希望是马倌的匹快马啊。开到近处却发现是辆锃亮的雅马哈摩托。位身着夹克衫,头戴棒球帽的十五六岁蒙古少年,个原地掉头急刹车,停在吉普车的旁边。陈阵吃惊地发现少年肩上竟然斜背着支小口径步枪,摩托车的后座旁边还挂着只半大的老鹰,正滴着血。陈阵眼前立即闪现老阿爸第次见到这种枪惊惶失色的眼神。他没想到蒙古孩子也已经拥有这种武器,而且还坐在更先进的进口两轮机器上使用这种武器。

          杨克急忙用蒙语问候,并亮明自己的身份,报了自家的名字。少年白红的脸上露出陌生和冷淡,他边瞪大眼睛望着“切诺基”,边用东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