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您会杀人的,”维尔丁勉强说道。

          “你并没有好好看。你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会扒在地上舔屎舔尿,但求别人赐你死。”

          古罗夫的视力恢复了,他头次看见个人的脸真的会白得像纸样。

          “把他带走,”老爷子说。

          两个保镖在维尔丁头上套了只绳圈,把他带出房问。

          “别了,上校,”图林往门口跨了步。

          “等等,格奥尔吉,”古罗夫吃力地挺直身子。“你生活在个黑白颠倒的环境里。假如你能站稳脚跟手不沾血,你就来找我。”

          图林默默走了出去。扬季耶夫老爷问道:

          “他们把你的妻子偷偷抓走了?”他不等回答又继续说:“那是因为你保护了个车臣人。”

          “保护了个人,个普普通通的人,”古罗夫说。

          电话响了起来。古罗夫拿起听筒。

          “喂。”

          “我是前典狱长,”奥加尔科夫并不快活,却开了个玩笑。“我没有过分打扰你吧?说吧。”

          听筒里响起了个年轻的声音,带有明显的外地腔调。

          “上校先生!我的生命是你给的!”

          “要好好珍惜,铁木尔,这生命还有用。”古罗夫把话筒递给老爷子。

          车臣老人说话从容而平静。他们谈的时间不长,但古罗夫却已想到,他永远也不会理解车臣人,即使学会了他们的语言。老人把听筒还给古罗夫。

          “你的案子会重新开庭,铁木尔。我会设法让法院快点开庭。再见。”他不等回答就放下听筒,转身对老爷子说:“请吩咐把人带来”

          他没有说带谁,但老人点了点头,拿起手杖敲了敲墙。

          维尔丁马上被带上来。

          “给他松绑,”古罗夫说。保镖给中校松了绑,密探继续说:“打个电话,吩咐人把玛丽亚送回家。”

          眼前发生的事件接件,沙尔瓦直呆在旁默然不语。此刻他把手搭在古罗夫肩上,说道:

          “请让我多少做点事,亲爱的。让这个畜生说说去哪儿,我去接玛丽亚,把她送回家,再打电话到这儿来。”

          维尔丁用手掩住听筒,赶紧说道:

          “交换应当同时进行。”

          “不行,公爵去接玛丽亚,打电话来我再放你,”古罗夫答道。

          “那我靠什么担保?”

          “靠我句话。”古罗夫从维尔丁手里拿过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