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8 部分阅读(1/9)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天开始下雨,雨下得窗台上湿成片,而我不想关窗。不是玻璃的,关窗,这房子马上就暗下来,好象下子就沉入深夜。只有点光线能给我点暖意。

          我抽着烟。窗台上,砖缝里有根长长的细草,没有叶子。顶上长着朵蓝色的小花,在雨中,缓缓摇摆,仿佛呼唤。

          不知坐了多久,当我回过神来,只觉头痛欲裂。定是感冒了,好在我带了阿斯匹林。我从床下拿出热水瓶,想倒杯水,可水已没了。我拿着热水瓶走下楼去。

          仄仄的楼梯昏暗狭窄,整座房子巨大而没有人气,雨声淅淅沥沥的象是能沁入石头深处,身上也不由自主地觉得冷。

          我走进灶间,炉膛里还有点火。我看了看,柴禾却不多了,想烧水是不够的。我冲守雨帘,跑到柴房里,弯下腰,抱了捆麻秸。这时,突然有阵恐怖,让我打了个寒噤,好象有人在偷窥着我,而我又看不见他。好象桶冰水从头顶烧下,浑身都冷了。

          是二宝么?

          我马上知道不是。因为我听到她在外面怪腔怪调地唱着什么。从柴房的窗口看出去,她正在廊下玩着泥巴,还不时向柴房里张望。我环视下四周,说不出那种被偷窥的感觉是在哪儿,周围堆着麻秸和稻草,不会有人的。可那种感觉挥之不去,让我很不舒服。

          我抱着柴禾出了门。二宝嘴里还在唱着什么,隔着院春雨,那带古旧的飞檐象幅破了的水墨画。我伸手揉了揉太阳|岤,让自己清醒下。的确,这幢房里没有第三个人了,表舅还没回来,他出去时带了蓑衣的,不用我送。而四周也没有值钱的东西,小偷也不会来光顾吧,这应该只是我的多疑。

          雨还在下,象潮湿的蜘蛛网。虽然细小,但每颗雨点还是可以感觉得到。我仰起脸,却看不到点雨。雨打在我脸上,阵阵刺骨的寒意,但我没有快走,反倒想在院子里立会儿。肩头上,雨水渐渐打湿了我的衣服,突然让我想到了小时候那些惊恐万状的日子,每天都如此。每天都让我无比的孤独,无比的无助。日子总是如此么?我有点想问自己。

          我穿过院子,走进灶间。把麻秸拗断了扔进灶膛,火燃起来了。火光中,身上有了点暖意。我把根麻秸又拗断了,想放进去,二宝的歌声飘了几句过来,听不清什么,也象雨。

          突然,我停住了手。她唱的,是那两句诗:“最是梦回呼不应,灯昏月落共凄神”!尽管她唱得不清楚,却正是这两句。

          火燃着,可是我身上,却越来越冷。

          门开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