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1 部分阅读(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的祝福,抑或是恶魔的诅咒,他刚好拥有那种不可思议的力量,成了他凝视生命的手术刀。至于那种力量到底是什么,大概就算我想破头,也不会有个说服得了自己的答案。当我的肉体被他弄伤拖着内脏在地上爬行的时候,感受到的却是全身被柔和光芒所包围身体仿佛变成羽毛般的幸福感受。那种感觉并不是超能力,也不是药物幻觉之类的东西。我想,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定只是部投射在屏幕上的电影,其实是单薄而毫无厚度的。而住田所拥有的那种力量,就仿佛将屏幕弄开个小小的洞,相当于那股力量的暗黑便从那个小洞缓缓爬出,将电影点点侵蚀。

          我查了下,听说他之前也有过好几次犯罪记录。对,是周刊杂志上写的,听说杂志是从他以前住的公寓带采访到好几则这类消息,但我其实无法求证这些报导的真实性。

          我在病房里要是翻着这些杂志报导,砂织总是露出脸悲伤的神情。虽然她什么都没说,我想她是想起了住田吧。所以后来,我再也不在砂织面前翻阅关于事件的报导了。

          结果我还是没把和弥其实是被住田害死的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因为砂织直以为和弥是车祸死的,如果知道了事实,只会让她更难过。

          “砂织,那天你去京子小姐家做什么呀?”

          当时,砂织正在削苹果。

          “也没什么重要事情啦。”砂织说。

          她告诉我之前送咖啡豆去京子家时发生的事。

          “我偶然间看见京子小姐和她小孩的合照”

          砂织总觉得曾经见过那个小孩。虽然照片里的脸还未脱稚气,不过砂织几乎当场就确定了。

          “那个小孩就是在我父母丧礼时,过来向我跟和弥道歉的那个年轻人。”

          太意外了。

          “就是在制材厂上班的”

          砂织点了点头。

          和弥与砂织的父母丧命的那个意外,肇事者便是这名年轻人,之后他因为深感罪恶,在枫町自杀身亡。

          后来砂织去跟制材厂的人询问这名年轻人的姓名。

          “京子小姐她先生也过世了。”

          从父母同事那里打听到年轻人的姓氏,和京子在先生过世前冠的夫姓是样的。

          京子会搬到这个镇上来,定是因为那个孩子的关系。

          “见到照片的时候,我没能当场跟京子小姐确认这件事。不过过了几天,我还是上她家去求证了。”

          开始京子否认了,不过后来砂织又登门拜访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