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5 部分阅读(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这人真悠哉

          我暗想。

          满屋子的古董我没兴趣,因为半以上是假的,倒是有几幅水墨画卷很是漂亮。

          我对画研究不多,但好看的东西谁都喜欢啊。

          摆在最后的是幅墨竹,寥寥数笔飞扬跋扈,洒脱的让人拍案叫绝。

          只是墨卷上不和谐的散落着几朵干涸的黑渍,点在羁傲的竹叶间很是扎眼。

          这是

          目光下滑,熟悉的小楷落入眼帘,红泥印章耀眼夺目——

          于民国十九年秋封笔。

          吴邪。

          吴邪。和我同名的太伯公。

          那幅画很漂亮吧。店主头也不抬的说。是民国年间个天才古董商的封笔之作,只是不晓得沾了什么污渍,可惜的很

          泪水终于忍不住的溢出眼眶,跌在地板上刹那就不见了。

          我知道那是什么,我知道。

          那是血渍啊

          太伯公为什么封笔我不晓得,我只是感觉到了某种悲伤,某种近乎绝望的悲伤。这种悲伤深深蛰伏在我的骨血里,被某个契机触动后突然爆发,铺天盖地的将我淹没。

          而后,我买下那幅画,逃般的离开店铺。

          走了很久很久,回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包河边的长椅上,手里还握着那副墨竹画轴,沉甸甸的像是捧着份约定。

          眼前不断有人经过:急匆匆的上班族,叽叽喳喳的女学生,你侬我侬的小两口

          目光在人流里来回摇摆,这是我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的小毛病。

          旦到了人多的地方就会下意识的寻找什么。

          像是丢了某个重要的东西。

          风里带来些湿润的味道,抬头已是细雨迷蒙。

          我很不喜欢这种天气,每次看到这缠绵悱恻的雨丝,那融入骨血的悲伤就会蠢蠢欲动,咬噬的几乎让我流下泪来。

          雨被风吹得四处飘摇,跌在水里便成了涟漪片片。

          很是静谧的场景,却看得我扎眼般的疼痛,像是被人生生剜去块血肉,却始终不能愈合。

          身子后仰靠在椅背上,合上眼,耳畔是雨水沙沙的声响。

          而后,居然莫名其妙的睡了过去。

          醒来时天色早已沉沦,岸边黄悠悠的路灯被洗刷得清清亮亮。

          怀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把伞,白底水墨花纹,撑在头上挡住了雨水。

          水墨花纹泼洒的煞是好看,我望着伞面,模糊的忆起某个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