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回到家中(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警察很快就赶到了现场,经法医鉴定,司机是死于心脏病突发。原因可能是劳累过度。由于不存在人为谋杀的因素,我没有被留下来盘问,简单回答了几句就被放了回来。

          路上,我没有再选择乘车,因为事故现场其实离我家已经不远。再者两次回家的经历实在让我有些后怕,都是在差不多的位置出了车祸,就算是中头彩,都没这个概率。

          心悸地回想着刚才的画面,几乎只差那么一点就要撞上了大树。离开现场的时候,我的耳边传来警察们的低声交谈,据说司机在心脏病突发的第一时间猛踩了刹车,并将车停在了路边,幸而才没有酿成事故。

          我有些麻木地从他们身边走过去,这些话传到我的耳中,却没有进入我的大脑。我几乎是毫无意识地听着周遭的一切声音,并自动将它们过滤在外。此刻回想起来,才注意到他们的谈话内容。

          司机突发疾病,本能地停车保护了乘客,这样的事迹似乎新闻里并不鲜见,我从来没有过任何感觉,可是现在它活生生地发生在我的面前,却又沉重得叫我无法接受。我不确定司机是怎么死的,但我就是有种强烈的直觉,他是因我而死。

          想到这里,我就莫名地愧疚,我害死了他,他却救了我。司机大哥是个好人,但一个好人却在转眼间就变作了一具尸体,世事还真是无常。如果不是因为载了我,他可能会顺利地完成这一天的工作,然后回家去与妻子儿女团聚,坐在一起吃饭。可惜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他们只能面对一具冷冰冰的尸体,泣不成声。

          而这个罪魁祸首,很有可能就是我。想到了这一点,我的愧疚感反而淡了许多,社会每天都有这样的悲剧,这只能说是天地造人时留下的祸根。我不但不再觉得自己丑恶,相反我有种奇怪的感觉,甚至觉得这种毁灭带着快感。毁灭一切美好温馨的事物,似乎是因为这些事物我不曾拥有,所以当它们破碎时就会异常地快乐。

          这种变态的快乐当然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我在责备过度之后竟进入了这样微妙的状态,觉得那个司机活该,他是命里该遭此劫,而不是我害死了他。

          大概是人类出于自我保护的心理,我终于不觉得自责了,也不再难受。既然我不欠那个司机什么,也就犯不上愧疚了,何况他的死也不一定就是我造成的。

          一路想着,我慢慢走到了小区门口。现在还没有到下班时段,小区里的人很少,也很安静。我左右看看,发现没有人跟着我,就抄了小路,直奔我所住的那栋住宅楼。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