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六十七章心难平静(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为什么心里慌慌的,总觉得还有好多事情没有解决,白骥考的话更是在耳朵里回荡不停。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晏滋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对他的话如此割舍不下,许是觉着心中有愧所以难以平静吧。

          但再怎么样他们也是不可能在一起的,白骥考已经有了师焰裳,而她也早已选择了盛临圣,所以他们无法在一起吧。

          只是不知道为何,一提起盛临圣三个字竟然也尴尬万千起来,这个自己曾经恋恋不忘的男人却带给自己无数痛苦。两个相爱的人却一次次的伤害对方,就好像是两只刺猬,即便是再怎么不愿意再怎么小心翼翼也总是不由自主的将对方刺的遍体鳞伤。

          芳儿,花不语的事情是这样,长公主明和的事情也是如此,真不知道何时才是头。难道爱一个人就注定要这么累吗,这样在一起与打仗有何不同。

          忽然之间晏滋又想到了当时的画面,她曾问起盛临圣给他一个名分如何,盛临圣不回答,还故意扯开话题,难道是不愿意跟自己在一起一切的一切就好像他对花不语说的,就是把自己当成了妹妹,难道盛临圣对她的好也只是把自己当成了妹妹,所有的一切关心爱护都是出自一个哥哥对妹妹的喜爱,是自己想太多了

          真是如此晏滋开始迷惑了,如果端木先生还在该有多好,他是半仙,应该能算出自己真正的心仪之人是谁,这样就不用大费周章走这么多弯路了,只可惜天机不可泄露,也许是这样,才早早的带走了端木先生吧。

          晏滋脑海里凌乱的很,心情也久久难以平静,各种傻瓜一样的幻想浮现脑海。

          终于还是无法入眠,她又去宫门口看白骥考,而这一次选择偷偷的观望,就在不远处某根柱子后面,晏滋偷偷地看这白骥考。

          自从他表明心意之后晏滋见他总是觉得有一份亏欠,所以连直视也变得懦弱了,现在直接变成了偷望。这样望的久了,难免不被白骥考发现,毕竟还是能感受到一股怪异的目光久久停留在身上。他能读懂这种目光,是带有一丝丝自责愧疚还有迷茫。

          他所见到的晏滋就好像是一直单纯的大螃蟹,只是表面上让人看起来张牙舞爪的,但内心里单纯的很,她开始迷茫了。也许是因为自己的话让她迷茫了吧,其实完全不用如此,都已经过去,而且大家都有了各自的归宿,不用再为以前的事情耿耿于怀。

          白骥考浅浅一笑,回过头去看晏滋,晏滋心虚不已,赶紧往里面藏一藏,想避开白骥考的眼神。谁知道太激动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