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驯兽笔记】18、灯火阑珊处(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啊”

          紫儿尖叫着拍着上官楚的肩膀,眼见他背后那条鳄鱼越游越近,而且眼睛一直在流着眼泪

          可是上官楚却仿佛没听见,他反倒从水中一跃而起,率先将紫儿压倒在地

          紫儿只在水边,他这样一扑下来,紫儿下意识向后退,所以倒下的时候,整个人是倒在了水岸上的层层落叶里。

          千万年的落叶,自己铺成柔软的垫子;落叶各色都有,金色、红色、深绿色,仿佛地毯上织就的繁花。

          在紫儿尖叫声里,在紫儿躺倒的刹那,上官楚竟然也如鳄鱼一般凶猛地扑上来贯穿了她

          “上官楚,我疼”

          紫儿指甲都抠进上官楚肩膊的皮肉里去,在寂静山林里尖声惊叫,“你,你想疼死我啊”

          他原本是跪在水里,从水里一跃而出扑倒她,于是周身的水砰然一声全都变成了他的铠甲一般;如今这样居高临下,他周身的水化作了一刻又一颗浑圆的珠子,晶莹璀璨着从他周身低落,一颗一颗将她淋湿。

          那些水珠来得好不奇妙,就连他的头发尖儿、眼眉,甚至是睫毛尖儿上同样都是一颗颗地坠下,仿佛数挂珠帘倾天而下,将她困在他的牢狱里尽管这牢狱以珍珠为帘,华贵绮丽,妙不能言。

          可是此时看上去,都很像是,鳄鱼的眼泪啊

          紫儿疼得勾紧脚趾,此时才明白,书到用时不时方恨少,而是有多少都压根儿没有用

          该死的,要起生殖活动里的那些事儿,没有什么是她不懂的;起来绝对都头头是道,可是此时亲身经历起来,才知道那疼是怎么都代替不了的,啊啊啊啊

          “你就不能轻点儿啊你就不能循序渐进啊”紫儿大哭。反正也不知道顺着眼睛流淌下去的,究竟是自己的眼泪,还是他身上滴答下来的水珠了,反正,反正就是想嚎啕,“我的处女膜啊很珍贵的,你一下子就给弄破了,你让人都来不及哀悼一下”

          好吧,别的女生不好意思出来的词儿,紫儿起来倒是极其顺嘴。上官楚虽然早已适应了紫儿,可是这一刻,还是被活活呛住,又是想笑,又是想骂她地,整个笑得岔了气。

          “你别笑,别笑”紫儿反倒急了,抱紧他的腰。

          “怎么了”上官楚扑上来得凶,可是这一瞬也同样是脸红得宛如烧满红霞。

          好吧,他也是想稍微慢一点,可是真的做不到。更何况更何况原本他的想象里,还以为那道屏障很厚重,要用些力才能突破

          其实男人心里对那层东东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