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帆过尽_分节阅读_3(1/20)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内兄**说网@超速更新@)

          也在。面****沉地瞪着满桌子的报刊。见我来到,气压一下更低了,两下无言。

          许久,我才开口问道:“你那时知不知道?”

          他恼怒地摇摇头:“不知道。但他突然失踪时,我隐约怀疑过。那段时间打拼得实在是太累了!他的状态不是太好……”他看了我一眼,“可我不敢往那方面想下去,他走的又是这样彻底,一点办法也没有。”

          拿起一份报纸,让那些文字再度折磨自己。不怪大良责备的眼神,我怎能这么疏忽?从没注意到他身体的不适。三年的相恋,我究竟放了多少关心在他身上?

          这一辈子,我似乎都在压榨别人的付出而没有回报。内疚与自责已远远不能偿还一切,何况我根本找不到任何方法来偿还。

          **着报上模糊的赋石的照片,**如万蚁噬心,可这是自作自受,比起他当年所**、煎熬的,算什么!

          大良看了我良久,**叹一口气:“算了。事到如今,再说什么也是徒劳,只要他能痊愈,就阿弥陀佛了。”

          扶着椅子椅子慢慢坐下,努力集中我涣散的注意力:“**个忙,查查这两张照片是谁照的,安排我们尽快见面。”

          中午,就与事件的报道者刀仔相约见面。正对着灰尘扑掩的玻璃窗发呆,一人已坐在了我对面。迟钝地扭头望去,正是刀仔。

          “飞羽姐,好有空请我喝茶x。”

          二话不说,拿出一张支票推了过去:“你卖一**是卖,卖两**也是卖。**知道赋石的具体地址。”

          刀仔抓起瞧了一眼,吹了声口哨,也没废话,迅速拿笔飞快写了下来。

          “你怎么找到他的?”盯着纸条,轻声问他。

          “纯熟意外,我是跟踪另一**的人去瑞士偷拍的。途中,出了点****的事儿,没想到在医院里看到了简赋石,瘦得没人样了,就去查,才知他得了肺癌。”

          nie着纸条手又是一颤,强自镇静,把话说完,问了一些他查知的细节,最后说:“还有,这个地址不许再告诉别人,你还想要**下去的话,把嘴巴闭牢,我不想再有人去打扰赋石。”

          刀仔无所谓地耸耸肩:“可现在已经传开了,别人也会查得到的呀。”

          疲倦地闭上眼,再多说一句话的气力我都没有了。

          再匆匆来到片场,面对大**关切、询问的眼神实在是无颜见人,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