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章天澜星系七(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屈氏山门外围,围观者众多,却无一人阻拦三个“凶犯”离开“作案现场”,反倒是见三人无意“占山为王”,纷纷喜形于色,飞向了灵气浓郁的那些山头。

          戚珃御着祥云,飞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肖遥璟的“家”。

          肖遥璟的“家”落在屈氏山门南七百里外,一座灵气稀薄的山包上。

          此山包虽灵气稀薄,却有百里桃林,肖遥璟的“家”便是桃林深处的一间简易木屋。本以为这木屋亦与便宜道侣他家傅青平的洞府一般,内里别有洞天,却不想木门之后当真是简简单单的一张木床一张木桌一把木椅,再无其他。

          戚珃看着木桌上的粗瓷碗,挑起了眉梢。

          肖遥璟拽着木椅自己坐了,用下巴指着木床,慢条斯理地道:“寒舍简陋,委屈戚家小弟弟了。”

          “……”小弟弟你妹你个变幻无常的小蛇精病

          戚珃很想如此潇洒地直接喷肖遥璟一脸,然而,人在屋檐下,欲求于人,戚珃只能暂时选择性过滤掉了那让人糟心称谓,拖着自背后揽着他的腰以他为支撑的傅真人坐到了木床上,佯装积极向上好修士:“修行之人,只求早日得证大道,身外之物皆是浮云,肖师兄太客气了。”

          “嗯哼。”肖遥璟鼻子里哼了一声,未置他言,径自往桌子上摆了三枚白玉杯,便有身形婀娜目光空洞的绿衣侍女捧进来一个仍带着泥土气息的酒坛子。

          绿衣侍女起了泥封,斟了酒,便低眉顺眼地侍立在了一侧,自始至终未发一言。

          肖遥璟举杯朝傅衍示意:“尝尝我的桃花酒。”

          傅衍全身力气压在戚珃身上,指尖划过绿衣侍女的指尖,苍白着脸接过了酒杯,右手手指不动声色地在戚珃后腰上划了几笔木甲术。

          木甲术与机关术难分轩轾,但对于戚珃与傅衍这对爱坑人爱越货的狗男男而言,自然是追求灵活轻巧的木甲术制出的傀儡更合心意。

          怎奈,三万年前持续了两千年的偃师与机关师之间的一场道统之争,使得天佑星上擅长木甲术的偃师彻底绝了道统,擅长机关术的机关师也只苟存了几个外门低阶弟子传下了些皮毛之术,这才没断了传承。

          不过,如今的天佑星机关师也只能勉强造出低级傀儡来罢了。然而,便是这种低级傀儡在天佑星上也珍贵的紧,傅衍原来在随身洞府里扔着的后来在危急关头被戚珃当炮灰丢出去的那几个低级傀儡,就是他为人炼渡厄金丹时索取来的丹资。

          至于高级傀儡,也只有墨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