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锦绣裂中(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内兄**说网@超速更新@)

          (四)

          暮**渐合,没有绚烂的夕阳,天际一片**沉沉散不开的云。

          我也不知道愣愣地坐了多久,但桌上的饭菜确已凉透。是新请来的江南厨娘做的**细米粥,以及几碟不知用什么腌制的凉菜。红木牙筷搭在青****碟的边缘,直衬得盘中青菜翠生生的。

          饭菜完好,是我没有挪动筷子一分。

          姐出去已经整整一个下午,即使难得的美食,我又哪里能吃得下一粒米呢?

          爹身边的仆童刚刚来传话,说是掌灯时分要姐到书房,不得拖延片刻!

          近日爹管束得越来越严厉,每天都会派人来问候起居。问候是假,只是想知道我与姐是否安稳地待在**中。如今**安帝都暗****,各方势力**手不断,明暗**错,谁也无法看透最后**败。

          怕是爹也不知道该如何在着漩涡中站得稳脚跟,只有现在这样沉默,以期望可以明哲保身而已!

          “二**姐,老爷让大**姐去书房。”洪亮的传话声自院**处响起,打住了我的思绪。

          有些焦急了,我起身之际,竟然打翻了一碟凉菜。瓷碟仓促间重跌在地面,清脆的破裂声,惊断了院里的人声。

          青菜翻滚在地,菜油也从瓷碟裂缝中**,香气弥漫。

          “老爷等大**姐不到,已经发脾气了。”**中的大管**步履匆忙,冲到了我面前。

          整整衣袖,我强压住狂跳的心:“大管**,方才吃饭时,阿姐不**心打翻了菜碟,油污了前襟,正在内室换衣裳呢。要不你先回去想爹爹说明,只一会儿,阿姐换好衣裳便过去。”夏日里特有的**气充溢了整间阁楼,我的衣裳后背像是吸足了**气,黏住一大片的后背。

          “不必了,**的就等着大**姐出来,为大**姐开路。”管**谦恭低头道,可我却分明看到了他因得意而**的胡须。

          何时暑气也能让人窒息了?

          “**烦总管多等了。”清淡的声音从内室纱帘后传来,如一阵清风,吹散闷气。

          是姐!我畅快一笑,斜瞧着管**:“总管好生等着吧!”便快步**内室。

          姐扶着椅靠正急急喘着气,额头上淌满了**汗珠。我三两步冲去,一把抱住姐的肩膀:“阿姐,终于想起了你可怜的**妹了……离得开你的那位白大人了……”

          姐**过我的**发:“**我换了衣裳

          ↑返回顶部↑

          目录